一画一品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时间:2020-02-18 12:52:50  作者:美术老师  来源:美术原创  查看:79  评论:0
内容摘要:温暖而美好——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姚江小学 符今 它是一朵清香的茉莉,承载着温柔的母爱;它是一朵雨中的牵牛,装满了默默的守候;它是一朵阳光下的郁金香,充盈着浓烈的思念;它是一朵春天里的野菊花,情系了对故土的爱。乡愁啊,你永远是我忘...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姚江小学 符今
 

它是一朵清香的茉莉,承载着温柔的母爱;

它是一朵雨中的牵牛,装满了默默的守候;

它是一朵阳光下的郁金香,充盈着浓烈的思念;

它是一朵春天里的野菊花,情系了对故土的爱。

乡愁啊,你永远是我忘不掉的美丽风景;

乡愁啊,你永远是我对亲人最温柔的牵挂

乡愁啊,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柔软的那朵花。


【走进作者】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马克·夏加尔(1887-1985)俄国


  “即使来到巴黎,我的鞋上仍沾着俄罗斯的泥土;在迢迢千里外的异乡,从我意识里伸出的那只脚使我仍然站在滋养过我的土地上,我不能也无法把俄罗斯的泥土从我的鞋上掸掉。”

——夏加尔

   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1887 年-1985年。白俄罗斯裔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他的画中呈现出梦幻、象征性的手法与色彩,“超现实派”一词就是为了形容他的作品而创造出来的。生于俄国,早年的犹太人习俗是他根深蒂固的想象之源。

幼年时期的夏加尔酷爱几何,他后来回忆道:“直线、角、三角形、四边形把我带入一个令人陶醉的世界。”夏加尔主要描绘绿色的牛马在天上飞躺在紫丁香花丛中的爱侣同时向左和向右的两幅面孔倒立或飞走的头颅中世纪的雕塑等。他的油画色彩鲜艳,别具一格,每每把犹太民间传说融入作品,并从自然界天真朴实的形象中汲取素材。他历经立体派、超现实主义等现代艺术实验与洗礼,发展出独特个人风格,在现代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创作《我与我的村庄》是1911年。一般认为,此时是夏加尔的黄金时期。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七个手指的我》(1912)、《我和我的村庄》(1911)、《向阿波里耐致敬》(1911—1912)、《髑髅地》(1912)、《拉小提琴的人》(1912)和《从窗口见到的巴黎》(1913)。在这些画里,夏加尔已经基本上确立了他此后60年的画风。他所用的颜色虽然偶尔很浅,但已开始具有错综复杂和交相辉映的最终特性。形象往往稀奇古怪,常上下倒置,任意放在画布的某个地方,产生的效果有时类似电影蒙太奇,并显然故意使其能暗示出幻梦的内容。

【走进绘画】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我与村庄》油画192×151厘米 1911年
 

“很多人说我的画是诗的、幻想的、错误的。其实相反的,我的绘画是写实的。把一切不合逻辑的事称为幻想、神话和怪诞,实际是承认自己不理解自然。”

——夏加尔
 

   《我与我的村庄》画面背景是典型的俄国农舍和堂的塔顶,记忆着艺术家故乡的风景。画面所有的物象都被分割成了不同的形状组合在一起。一个人与乳牛的侧面脸庞构成了画面的主要部分,他们好像正在亲切对话,充满了温馨和默契的神态。色彩的运用也很大胆和强烈,绿色的人脸、白色的眼和嘴巴以及深红色的背景和黑色的远方,看上去色彩饱满、对比强烈,有一种热烈和醒目的力量,很好地村托了画中超现实主义的幻想风格。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我与我的村庄》局部1

 

   这幅画完成于夏加尔来到巴黎之后的那一年,再现了夏加尔对他的故乡维特斯沃斯克郊外哈西底克社区的一段记忆。在这个村庄里,人和牲畜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画面中农民的眼睛和牛的眼睛连成的那条线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农民种下的那棵开着花的小枝条(生命之树的象征)是他们合作关系结出的果实。对哈西底克人来说,牲畜是人类与天地万物之间的联系,画面当中几个巨大的环形暗示着在轨道上运行的太阳、月亮(左下角,成月蚀状)和地球。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我与我的村庄》局部2

   对于夏加尔来说现实总是含有对过去和对将来的投影,所以画面形象从几个方面展开。他笔下的人物和景物都超脱了呆板的规律,每个细节都保留着生活的真实、完全的自由和尽可能的优美雅致。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我与我的村庄》局部3


【走进立体主义】

 “对于立体主义者来说,一幅画是用各种形状按照一定秩序覆盖起来的表面。对我来说,一幅画就是用对事物的描画来覆盖我的表面……在这里,逻辑和阐释都不重要。”

——夏加尔

刚刚看到这幅画,难免会有人觉得不太习惯。

为什么人的脸是绿色的,而眼睛和嘴巴是白色?

为什么有人会倒立,像在空中飘着一样?

为什么好好的画面要被交错的直线与弧线分割?

为什么小羊的脸上会浮现挤奶的景象?

可是,如果不去纠缠这些与现实相矛盾的条条框框,任何心思灵敏、富有感情的人都会被画中的温情所打动。人与小羊凝神相望,他们好像深谙彼此的语言。鼻梁的延长线正好交汇于一点上,以此为圆心,飘出了一个透明的圆,如同多彩的肥皂泡,放大了观众的视线。透过它,我们看到二者嘴唇是如此亲近,他们徐徐接受彼此的呼吸,感受彼此的温暖。

这样的形式就叫做立体主义。立体主义(Cubism)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个运动和流派,又译为立方主义。立体主义的艺术家追求碎裂、解析、重新组合的形式,形成分离的画面,以许多组合的碎片形态为艺术家们所要展现的目标。

《我和村庄》用立体主义分解法来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怀恋,充分发挥他的浪漫抒情色彩,构图颇有超现实主义特色。整幅作品几乎被一些几何形体分割:一个圆形将一只牛头和一个绿色的人物的脸结合在一起,他们构成了画面的中心。画面的背景是维捷布斯克乡村的教堂和典型的欧洲村舍,这些红红绿绿的房屋犹如儿童的涂鸦,有的房子是正的,有的房子是颠倒的。

   教堂的门里是一个睁着大大的眼睛、穿着红色衣服的儿童的脸。在牛头和人脸之间还有一个扛镰刀的农夫和一个倒置的村姑。将画倒过来看时,村姑仿佛正站在房屋顶上舞蹈。前景正中,有一棵开花的树。右侧的侧面男人是画家自己,画中“我”与牛亲切地相对,牛的眼睛和人的眼睛被两条不清晰的线联系到了一起。最奇怪的是画家用重叠法,在牛头中添画了一个正在挤奶的妇女。对面的人物的手里拿着一株植物,含有丰富色彩的叶子和白色的叶子,同边的色点使得这株植物特别富有神态的色彩,值得注意的是人物的脖子上还带着十字架。这一切残留在记忆中的杂乱形象叠现出来,成了一幅梦的写照,一个色彩的奇境。
 

温暖而美好 ——品读夏加尔的油画作品《我与我的村庄》
《七个手指的我》油画 1912年

   在流派纷呈,大师辈出的20世纪世界画坛中,夏加尔以其稚拙、质朴、深厚、凝重,充满了奇特联想、爱和乡愁的作品,用夏式的隐喻创作手法,丰富了原当时的创作画风,影响遍及全世界……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编辑:梅子涵

LESS IS MORE—《红黄蓝构成》欣赏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余姚美术教研网版权所有余姚牙科浙ICP备12010888号
Powered by OTCMS V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