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画一品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时间:2019-09-25 8:21:28  作者:美术老师  来源:美术原创  查看:35  评论:0
内容摘要:余姚市兰江小学  沈 嫣  蜀素织素鸟丝界,米颠书迈欧虞派。出入魏晋酝天真,风樯阵马绝痛快。 米芾(1051年—1107年),湖北襄阳人,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ldquo...
余姚市兰江小学  

 

 

蜀素织素鸟丝界,米颠书迈欧虞派。

出入魏晋酝天真,风樯阵马绝痛快。

 

米芾(1051年—1107年),湖北襄阳人,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米芾画像

“宋四家”中当属米字的笔法和速度最灵活而有变化。“米痴”风姿翩翩的《蜀素帖》,从整体到局部,从局部再到整体,都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蜀素帖》纵27.8厘米,横270.8厘米,宋哲宗元祐三年(1088)米芾三十八岁时所书。全文以行书写成共书其所作各体诗八首,计71行658字,署黻款。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蜀素帖》台北故宫博物院  27.8厘米×270.8厘米


  “蜀素”是北宋时四川制造的质地精良的丝绸织物,上织有乌丝栏,非常讲究。“乌丝栏”本指古代尺牍、公文上的黑色界格,借指晋人尺牍,进而象征了晋人风流倜傥的书法意境。因黄庭坚的诗“世人竞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谁知洛阳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栏”让“乌丝栏”成为后世衡量书法的至理名言。

《蜀素帖》书于乌丝栏内,但气势丝毫不受局限,率意放纵,用笔俊迈,笔势飞动,提按转折挑,曲尽变化。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蜀素帖》局部一

米芾书写《蜀素帖》还有一个小故事。相传有个叫邵子中的人,曾把蜀素裱成卷,以待名家留写墨宝,传了祖孙三代,竟无人敢写,因丝绸织品纹理粗、滞涩,非功力深厚者不敢问津。此卷最后转手宋代湖州郡守林希收藏

北宋元祐三年,林希邀米芾游览太湖近郊的苕溪时,取出珍藏的蜀素卷。米芾见此大喜,因为蜀素经漫长时间,火气去尽,乃千年难遇的材质,加上米芾才识过人,自是当仁不让,于是,成就了这千古名作。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蜀素帖》局部二
 

《蜀素帖》在“天下十大行书”中排第八,自有其独特的魅力

从整体上看,紧凑的点画与大段的空白强烈对比,粗重的笔画与轻柔的线条相互交错,流利的笔势与涩滞的笔触相生相济,风樯阵马的动态与沉稳雍容的静意完美结合,形成了《蜀素帖》独具一格的章法。率意的笔法,奇诡的结体,中和的布局,一洗晋唐以来和平简远的书风,愈到后面愈飞动洒脱,神采超逸——创造出激越痛快、神采奕奕意境。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蜀素帖》“鹤”字

  从字体来看,米芾的用笔特点,主要是善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米芾的书法中常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上图“鹤”字的结体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蜀素帖》“不”字

正如王羲之《兰亭序》中的“之”字,米芾在通篇中相同的字也各有不同,但又整体统一。如“鹤”与“不”字,用笔轻松洒脱,一气呵成之时自有细微精密之变化,其行笔运气天真自然,绝不矫揉造作。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蜀素帖》“松”字

米芾行笔,提按撇捺间自有一份怡然自得的情趣。两个“松”字,左右互相谦让,字方得体,木字旁的不同书写方式,增添了不一样的意趣。凝视良久,微闭双眼,眼前仿佛出现了两棵姿态各异的松树,连理交织的树枝,挺拔巍峨的树干,迎风而立。

米芾其他书法作品欣赏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苕溪诗》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30.3厘米×189.5厘米

《苕溪诗》全称《将之苕溪戏作呈诸友诗卷》,其内容是米芾从无锡去往苕溪时所作的六首诗,是他的经意之作。《苕溪诗》通篇八面生锋,笔力雄浑老辣,潇洒自然,创造了一种天真活泼、激越昂扬的意境。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伯允帖》27.8厘米×39.8厘米

此帖为信札,米芾在书写的时候比较随意,但扎实的功力使这件小札显得用笔轻松又颇有意趣,转折间多机巧锋芒,笔势拿放自如,可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妙哉。

读米襄阳,品写意趣 ——米芾《蜀素帖》

《清和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28.3厘米×38.5厘米

《清和帖》是米芾的书法精品之一,书写潇洒超逸,不激不励,用笔含蓄,与其它帖相比较,温和许多,但笔划的轻重时有对比,字的造型欹侧变化,又使此帖平添了几分俊迈之气。

 

 

书画同源,抑扬顿挫,轻重瞬变的线条,在书法大家米芾的笔下,毛笔犹如赋予了舞者优美的姿态,墨水也随之倾诉着作者的情感和思想,一个个文字仿佛组合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绘画作品,刚柔并济,行云流水,书写意气。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编辑:梅子涵
 

LESS IS MORE—《红黄蓝构成》欣赏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余姚美术教研网版权所有余姚牙科浙ICP备12010888号
Powered by OTCMS V2.82